我在日本的痔疮治疗手术术后感

做医生的表姐说,他们念书的时候老师说“十男九痔”,同学们追问,“那女人呢?”“十女十痔。”
我就是100%里的那一个(别笑,相信你也是)。高中的时候学习压力大,每天在学校从早上7点坐到晚上10点半,每次大号如厕拿本小说至少半小时,我脆弱的菊花就在那个时候开始“含苞”。
但因为不影响正常生活,也就没太当回事,最后在我生8斤孩子的时候,菊花就彻底“开花”了...

timg.jpg

一直想着把苞苞弄掉,最近有时间就去咨询了一下医生。50多岁的男医生叫中岛,据护士说以前是一家肛肠专门医院的院长,现在是这家医院肛肠科的部长。
在中岛医生询问了我的菊花病史后,在护士的指导和协助下我侧躺在床上等着检查。菊花投影在身边的大屏幕上。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直面菊花,我还没来得及欣赏,就又被捣了几下,医生说:“看,这里,这里,这里,其中一个是内核痔,起来吧。”
爬起来以后和医生开始探讨病情,“一共三个,有一个是内核痔,如果不做手术肯定不能根治,但整体来看不算特别严重,可以保守治疗。”
事实证明不作死就不会死。我当时不知道中了什么邪,就和医生说:“还是做手术吧,我想彻底根治。”医生看我如此毫不犹豫义无反顾,还特意提醒我要不要再考虑一下。我说不用了,就开始和医生商量手术时间。老公下周方便请假,老妈正好来探亲可以帮着带孩子,现在不做更待何时?医生安排了手术时间,7月30日肠镜检查,7月31日手术,做好住院一周的准备。
7月29号起进入准备状态。遵医嘱吃药房买的配餐——汤汤水水,外加几块乳酸菌饼干,临睡前吃了一片泻药。
7月30号起床后6点开始喝液态泻药,一共2升的泻药,2杯药+1杯水,循环反复,直到便便变成无色透明的液体为止。老公在客厅玩魂斗罗突突突突,我在卫生间突突突突……喝了8杯终于达标了。本来血压就低,这下走路都飘飘的。
中午到医院办理住院手续,下午做了肠镜,各项指标正常。

医生把我和老公叫到办公室,说了几个要点:

一是,我的大肠比一般人都长,所以容易便秘(原来是天生的,突然担心起我女儿来)。
二是,目前他考虑用注射和切除双管齐下,两个用注射,一个用切除,但最终方案还要在做手术的时候决定。
三是,做完手术后的14天,不要出远门,以防有大出血的危险,出院后出血过多或者剧烈疼痛一定要及时回医院,哪怕是半夜。
四是,痔疮手术的疼痛是成倍递增的。切1个是1倍的疼痛,切2个是5倍的疼痛,切3个是10倍的疼痛。
医生说得语速平缓,我听得菊花阵阵发紧,开始有点后悔当初的决定了。
30号一天什么也没吃,靠葡萄糖点滴维持。31号一大早就进了手术室。

被抬上手术床之前,可能是怕弄错,护士和我确认了两遍我的姓名、生日和手术内容,我说了一遍,她复述了一遍。手术室里宽敞明亮,和我看的日本电视剧里的手术室一样,是我喜欢的蓝色和白色。意外的是竟然还放着90年代摇滚乐,可能是听着这样的音乐医生做手术会特别带感?
腰椎注射了麻药,过了一会儿中岛医生用什么东西从四面八方扎了几下我的菊花,问我有感觉吗,我说没有,他说那就可以了。看我有点紧张,他还自认幽默地打趣儿说:“别紧张,今天手术好,明天我5台手术,今天我就2台手术,你还是第1个,失败的几率小,哈哈哈哈……”
2个护士,2个医生,中岛医生举着戴着手套的双手说:“下面开始进行xx桑的痔疮手术,开始计时。”(又和电视剧里一样)
我趴在那,毫无知觉地任人宰割,脑子里想了很多事儿。从小到大,国内国外,乳腺检查、产检、生孩子、子宫颈检查,连现在的痔疮手术竟然碰到的都是男医生,这种尴尬要持续到什么时候……
最近日本地震比较多,万一切到一半儿地震了,他们会继续做完还是先缝上过几天再做?那我岂不是要遭两次罪……以后一定要让姑娘好好爱护菊花,绝对不能边上厕所边看书,对了,姑娘要是随我大肠也长该怎么办……
过了好久好久,我听见医生说:“打开一看一共是5个,最后切了5个……”
我怀疑了一下自己的日语听力,再次确认了一下,确实是5个,而且没用注射都是切的,还是一个一个切的。我在心里默默地算:“2个是5倍疼,3个是10倍疼……”
中岛医生果然是老手,看懂了我在想什么,说:“5个是无限大的疼。“无限大的疼是什么鬼?他安慰我说:”熬过今天下午和晚上,明天就会好多了,一天比一天疼痛减轻。止痛药不管用的话,可以打止痛点滴。“
我谢过了医生,被两个护士抬上了回病房的床,插上了导尿管,瞬间有点恍惚,好像刚生了孩子。
老公在手术室外面等我,焦急地问:”怎么这么久,1个半小时,不是说不到1个小时就能出来吗?“我哭笑不得地告诉他切了5个,这个没心没肺的竟然笑出了猪叫。
手术过了5个多小时,中岛医生第二次来看我,临走时还提醒我说,麻药马上该过了,该疼了。我说还没感觉啊,中岛医生笑笑说,“马上了。“
他前脚刚走,我这就开始疼,先是感觉像有几根针在扎菊花,然后就是撕裂的疼痛,转移注意力不管用,吃止痛片也完全不管用。老公喊来护士给我打上了止痛点滴,瞬间飘上天啊。护士告诉我要隔5个小时才能打下一针,我抬头看看那小袋子,让我老公把它调慢点儿,虽然药量是一样的,我想自欺欺人地让它多流一会儿。
大概过了3个小时,药劲儿就过了,又开始抓心挠肝地疼。度分如年地扛到了4个半小时,终于叫来了护士给我挂了第二瓶止痛点滴。挂上后我就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凌晨2点半,我被对床老奶奶和护士说话的声音吵醒,心想,完了完了,让我睡吧让我睡吧,千万别让我醒来,不幸的是我还是醒了。找了个喜剧边看边熬时间。
时下最火的喜剧,完全get不到笑点。距上次打点滴过了4个小时,我按铃叫护士给我再来一瓶。护士说不行啊,至少再等半小时。熬过10分钟,我又按铃,护士无视了我。再过10分钟,护士来说在配药中,马上就好,我知道,她是在拖延时间。

不知道是疼晕了还是幻觉,耳边反复听见周董在唱,菊花残,满地伤,你的笑容已泛黄。还有林俊杰的,灯,不能熄灭,熬过今夜,你就能从书中逃回到这个世界……
白衣天使特别给力,正好半小时拎着药袋子出现在了黑夜里,温柔地说:“让您久等了。“虽然是日式常用服务用语,但那一刻我真的特别感动。就像吸毒的人一样(可能),打上点滴的瞬间,我又飘上了天。
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早上6点多了,醒来的时候感觉到没有昨晚那么痛,我知道最痛苦的一夜我熬过来了。
可能是医生医术太好,也可能是我“无限大”的疼痛太疼,第一次取纱布,第一次小号我都没感觉到网上说的那么疼,就一点点疼而已。但第一次大号真的是和拉玻璃一样,疼得我脸色发白,独自一人坐在马桶上怀疑人生好久好久……
正如医生说的那样,疼痛一天比一天减轻,术后第6天,坚持每天“友情出场”的老公欢欢喜喜接我出院了,未来一个月每周再来复查一次。
网上有人说最疼的手术:一是顺产,二是菊花。嗯,姐也是见过世面的。老公菊花也不太健全,看我这么一折腾,连去检查的勇气都没有,怂了。朋友打趣儿问我:“战士,啥感觉?”我说:“又生了一遍8斤孩子。”

标签:
版权所有原创文章,转载请保留或注明出处:http://www.gxjss.cn/post/92.html

相关文章

已有 0 位网友参与,快来吐槽:

发表评论

验证码